設為主頁 | 添加收藏 | 舊版網站
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術文章 > 秦簡 > 正文

駢宇騫:出土簡帛書籍分類述略(數術略)(下)
作者:駢宇騫   來源:作者投稿   時間:2006-5-7 10:43:44   瀏覽次數:5586
丙、五行
《漢書·藝文志》云:“五行者,五常之形氣也。《書》云‘初一曰五行,次二曰羞用五事’,言進用五事以順五行也。貌、言、視、聽、思心失,而五行之序亂,五星之變作,皆出于律歷之數而分為一者也。其法亦起五德終始,推其極則無不至。而小數家因此以為吉兇,而行于世,寖以相亂。”從《藝文志》著錄的書目來看,舉凡選擇時日吉兇的各種書籍都被歸入其中。李零先生認為:“擇日和歷忌是從式法派生,都屬于古代的‘日者’之說,它們與式法的關系有點類似《周易》與筮法的關系,也是積累實際的占卜之辭而編成,但它與后者又有所不同。《周易》雖然也被古今研究易理的人當獨立的書來讀,可是供人查用的占書,它卻始終結合著筮占,離開筮占也就失去了占卜的意義。而擇日之書或歷忌之書是把各種舉事宜忌按歷日排列,令人開卷即得,吉兇立見,不必假乎式占,即使沒有受過訓練的人也很容易掌握。所以,盡管式占在古代并不是很普及,但這種書在古代卻很流行,從戰國秦漢一直到明清,傳統從未斷絕。特別是在民間,影響更大。”(24)
在出土簡帛文獻中,此類書籍發現不少,出土范圍也很大,其內容包括日書、刑德及其他選擇類書籍。如:
 
1.江陵九店楚簡《日書》
該《日書》出土時竹簡嚴重殘斷,只有35枚保存完整。簡長46.6至48.2厘米,寬0.6至0.8厘米3道編繩。整理者根據其內容分為15組編列,主要有選擇時日吉兇、日忌、巫祝為病人祈禱、相宅、占出入盜疾、往亡、裁衣宜忌等。中華書局2000年出版的《九店楚簡》一書中有詳細的介紹和考證。
 
2.云夢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甲、乙
睡虎地11號秦墓同時出土了兩種《日書》,為了便于區別,整理者分別將其稱為《日書》甲種和《日書》乙種。甲種《日書》無書題,乙種《日書》有書題,“日書”二字抄寫在該書最后一支簡簡背。甲種《日書》現存竹簡166枚,乙種《日書》現存竹簡250枚。甲種簡的正面和背面都抄寫有《日書》內容,讀簡時先讀正面,后讀背面,字寫的又小又密。共存有《除》、《室忌》、《娶妻》等30個章名。乙種的內容全部抄寫在竹簡的正面,共存有《除》、《初冠》、《行忌》等50個章名。因此,甲種《日書》雖然簡數比乙種《日書》少,字數
卻遠遠超過乙種,內容也比較復雜一些。由于兩種《日書》在抄寫中都有脫漏,所以在內容相同而文字有出入之處,可以互校。《日書》的內容主要是選擇時日,如出行、見官、裁衣、修建房屋等,還有關于房屋的布局、井、倉、門等應該安排在什么地方比較吉利,遇到鬼怪應當如何應付等。《日書》將每天分為子、丑、寅、卯等等十二時辰來記時,說明這種記時方法在秦時已經流行。它還記載了楚國使用的月份名稱,并將這些月份名與秦國的月份名稱一一加以對照,也是研究楚國歷法的重要資料。李學勤先生認為:“每種《日書》都包括兩套建除,一套顯然是秦人的建除,一套應屬楚人,《稷(叢)辰》則專出于秦。秦、楚的建除雖有差別,但從日名看,又有一定的淵源關系。”(2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1]
 
 
3.關沮周家臺秦簡《日書》
該書現存竹簡178枚,簡長29厘米3道編繩。其內容有二十八宿占、五時段占、戎磨日占和五行占等。(26)其中有的內容與睡虎地《日書》基本相同,但有的內容卻完全不同。與文字相配合的還有四幅線圖,其中二十八宿占是以26枚竹簡排列成一個平面,上面繪有圓形線圖,以兩個大小不等的同心圓構成。大圓外側的上、下、左、右標有東、南、西、北四方,大圓的內側與東、南、西、北相應的還標有木、火、金、水,與《淮南子、天文》記載相同。大圓與小圓之間用二十八條直線分割成二十八塊扇面,每個扇面記有一個時辰,如“夜半”、“夜過半”、“雞未鳴”等,共計一天二十八個時辰。這種將一天時間平分為二十八個時分的“一日分時制”乃是迄今為止關于二十八時辰的最早記載。二十八時辰的下面分別寫有相對應的二十八宿名。小圓的里面分別記 《淮南子·天文》記載的“二繩”、“四鉤”等天干、地支。這種列有十天干、十地支、二十八宿及東、北、西、南四個方向的秦代式占地盤與漢式地盤的基本內容相同,與《淮南子·天文》等古代文獻中的有關記載也大致相吻合,它是目前發現的秦式地盤圖樣。
 
4.江陵岳山秦牘《日書》
該墓出土兩塊木牘,木牘上的內容,據發掘者考證為《日書》,主要記載了水、土、牛、馬等良日,及祀大父、門、灶等的良日。其中有些記載與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極為相似。目前整理成果尚未公布,只在2000年第4期《考古學報》上發表了釋文及部分照片。
 
5.江陵王家臺秦簡《日書》
該簡冊出土時有所殘斷。據《江陵王家臺15號秦墓》及《王家臺秦墓竹簡概述》介紹,(27)該《日書》篇幅不小,有建除、稷辰、啟門、置室、生子、占夢等內容。多數內容也見于九店楚簡《日書》和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,但有些與九店、睡虎地相應的內容也不盡相同。該《日書》目前尚未整理發表。
 
6.天水放馬灘秦簡《日書》甲、乙
該墓出土的《日書》有兩種抄本,原無書題,整理者根據內容及抄寫形式定為《日書》甲本和《日書》乙本。甲種現存73枚竹簡,保存基本完整,分上下兩欄抄寫,其內容可分為月建、建除、亡者、人月吉兇、男女日、擇行日、生子、禁忌八章。乙種現存竹簡379枚,內容可分為20多章,其中除月建、建除、生子、人月吉兇、男女日、亡者、擇行日七章與甲種《日書》內容完全相同外,有關“禁忌”的條目也多于甲種《日書》,此外,還有門忌、日忌、月忌、五種忌、入官忌、天官書、五行書、律書、醫巫、占卦、牝牡月、晝夜長短表、四時啻13種,內容較甲種豐富的多。在這兩種《日書》中,有些內容也見于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,如放馬灘甲種的八個章目,睡虎地《日書》中都有,而睡虎地《日書》中還有很多章目則不見于放馬灘《日書》。在兩地《日書》的相同篇目中,文字上也有繁簡的差異;有些語句完全相同,也有義同而語異者;也有內容完全不同者。何雙全先生認為,放馬灘甲種《日書》不僅僅是一種純迷信的數術書,它的絕大部分內容帶有強烈的時代特征和濃厚的政治色彩,同時還附有天文、歷法、音律等科學知識,所以說,它是一部迷信加科學加封建政治三者融為一體的歷史典籍。(2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2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7.隨州孔家坡漢簡《日書》
該簡冊現存竹簡400余枚,其內容既有建除、叢辰、星、盜日等已見于睡虎地《日書》的內容,也有一些不見于睡虎地《日書》的篇目。該書內容目前尚未公布,僅見張昌平先生在2000年第6期《古代文明通訊·隨州孔家坡出土簡牘概述》一文中的介紹。
 
8.香港中文大學藏漢簡《日書》
該書竹簡為歷年在香港文物市場收購藏品,具體出土時間和地址不明。現存109枚簡,其內容可分為歸行、陷日、取妻、入女、禹須臾、稷辰、玄戈、吏等篇,有些內容也見于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中,但也有一些簡文不見其他《日書》。(29)
 
9.江陵張家山漢簡《日書》
該書出土時大部分竹簡已經殘斷,據整理小組介紹,該書原無書題,其內容與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大體相同。(30)目前整理結果尚未公布。
 
 
10.阜陽雙古堆漢簡《日書》
該書出土時也嚴重殘損,目前尚未公布整理結果。據胡平生先生介紹,其內容近似于睡虎地《日書》乙本的部分內容。從殘存內容來看,有講日忌的、方位的、星象星色的等。書中涉及到的事項與人物有產子、嗇夫升遷、大將、徙家、得地、娶婦、筑室、蜚螽、父母疾病、少子、中子、長子、訟等。(31)
 
11.敦煌懸泉置漢簡《日書》
該遺址出土的《日書》為散簡,經發掘者整理,計有日忌、吉兇、大小時、建除、禹須臾、葬歷等內容。有些內容與睡虎地、放馬堆《日書》有相同之處,但不盡相同。也有些內容或不見以往出土的《日書》,如本《日書》的“建除”是以建除十二辰為目,以地支十二辰為綱,再配以方位和數,這樣的章節為過去出土《日書》中所未見。又如本書的“葬歷”以十二地支為起目,論死者、喪之吉兇和禁忌事項,與其他秦代《日書》也有很大的不同。(32)        [3]
 
12.居延漢簡《日書》
1973年至1974年間新出土的居延漢簡中,也發現不少與《日書》有關的散簡,計有日忌、占、禹須臾、吉兇、大小時、祭、刑德等內容。何雙全先生輯錄出并撰寫成《漢簡〈日書〉叢釋》一文,發表在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簡牘學研究》第二輯中。
 
13.疏勒河流域漢簡《日書》
20世紀開始,在甘肅敦煌疏勒河流域的邊塞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的漢代簡牘,其中也有一些《日書》殘簡的內容。何雙全先生從《疏勒河流域出土漢簡》和《敦煌漢簡》兩書中輯錄出一些日忌、吉兇、大小時、時刻、生子、八卦八風、星占等與《日書》有關的內容,撰寫成《漢簡〈日書〉叢釋》一文,發表在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簡牘學研究》第二輯中。
 
14.武威漢簡《日書》
在《武威漢簡》一書中收有13枚“日忌雜簡”,何雙全先生認為,這些木簡的內容都以六十甲子之天干和地支為主線,記述了遇日所禁忌的內容,當為《日書》中“忌”的殘章,與占無關,與秦簡《日書》也有明顯不同。與秦簡《日書》相近的內容,在秦簡《日書》中都分別列于建除十二辰各條和入月每天之中,或歸于專設的章節里,如室忌、裁衣、吉兇、嫁娶等。而這13枚簡的內容則都是綜合于天干地支之下而行事,有明顯區別。(33)
 
15.西安杜陵木牘《日書》
該木牘長23厘米,寬4.5厘米,上書8行文字,共約177字。其內容為《日書》,有始田良日、禾良日及粟、豆、麥、稻良日等,與睡虎地秦簡《日書·農事》篇相近。(34)
 
 
16.馬王堆帛書《陰陽五行》甲、乙
《陰陽五行》甲本用篆意較濃的早期隸書抄寫,其抄寫形式除了文字以外,尚有圖、表。全書可分為23個單元,內容都是關于干支、二十八宿、天一運行的紀錄和有關月令、方位等堪輿方面的占驗語辭。《陰陽五行》乙本是用漢代隸體字抄寫的,其內容記有刑德運行的規律和選擇順逆災祥的占語,所占對象有出行、嫁娶、選日、攻戰、祭祀、禁忌、舉事等,此外還記有對“文日”、“武丑”、“陰鐵”、“不足”等陰陽五行的特有名稱和解釋。(35)[4]目前這兩種帛書尚未發表整理成果。
 
17.阜陽雙古堆漢簡《刑德》
該簡冊出土時嚴重殘損,目前尚未公布。據胡平生先生介紹:其內容涉及刑、皇德以及青龍、白虎、勾陳、玄武等星辰運行,所以定名為《刑德》(原無書題)。其所記內容應當是《淮南子》所記之“二十歲刑德”,主要記述了立春之后星辰刑德各自所在的位置。(36)
 
18.馬王堆帛書《出行占》
該帛書篇幅不大,抄寫在絲帛上,畫有烏絲欄界格,有一部分兩欄抄寫,有的通欄抄寫。文中記有出行宜忌、方向吉兇、舀日行事禁忌、四門日、大徹日、小徹日、大窮日、小窮日、十二支占行等內容。劉樂賢先生認為:《出行占》是根據各種時日項目占測出行宜忌,其性質無疑與《日書》等出土文獻相類,或許《出行占》本身就是從早期《日書》文本中摘抄而成的。(37)
 
19.阜陽雙古堆漢簡《向》
該簡出土時嚴重殘損,目前尚未公布。據胡平生先生介紹:這部分殘簡內容是講一日中某一時辰的朝向。如“夜半至平旦西北向,平旦至日中東北向”等。由于刑德七舍的推定須觀察方位,操作式盤,頗疑簡文所說朝向與此有關。(38)數術家認為朝向與吉兇有關,如睡虎地《日書》“啻”中就講了建造房屋和門的朝向禁忌,“歸行”和“到室”中也講了行路時的朝向禁忌等。
 
20.東海尹灣木牘《神龜占》
該木牘(9號木牘)長23厘米,寬7厘米。正面上端抄有八段說明文字,都是占測盜者能否捕獲、盜者的姓氏名字及躲藏的方向等。中間繪有一個神龜圖。原無書題。據《尹灣漢墓簡牘·前言》介紹:“神龜分八個部位,占測時以后左足為起始部位,以定占測結果。所占測的似是盜者的情況。”劉樂賢先生認為:這種占測格式與《日書》的占盜文字相似,占測躲藏方向與古代的八方、陰陽五行說有關,占測姓氏與古代的五音五姓說有關。(39)
 
21.東海尹灣木牘《六甲占雨》
《六甲占雨》與上述《神龜占》同抄在9號木牘正面,位于神龜圖的下部。占文是將六十甲子按六甲排列于一個圖形上,下面標有“占雨”二字,因此整理者將此定名為“六甲占雨”。因木牘上沒有說明文字,具體占法今人已不得而知。有人推測,原來應當還有一段占測文字與此圖配合使用。
 
22.東海尹灣木牘《博局占》
《博局占》抄寫在9號木牘的背面。木牘的上端繪一標有六十干支“規矩紋”博局圖,圖的中央寫有一個“方”字,圖的上端寫有“南方”二字。在六十干支博局圖的下面從上到下分五欄抄寫著與圖相配的文字,每欄十行。第一行是占測的主題名,從上到下為:占娶婦嫁女、問同行、問繋者、問病者、問亡者。第一欄第二行至第十行的首字分別為:方、廉、揭、道、張、曲、詘、長、高九字,與《西京雜記》卷四所引許博昌六博口訣基本一致。它是一種根據每日干支來占測兇吉的數術書籍。
 
23.東海尹灣漢簡《刑德行時》
該簡冊共由11枚竹簡組成,簡長23厘米,寬0.4厘米。原有書題,“刑德行時”抄寫在第1簡的第1欄。該簡冊前6簡書寫的是時段表,每簡分6欄抄寫。從2至6欄分別書有:雞鳴至早食、早食至日中、日中至餔時、時至日餔入、日入至雞鳴五個時段。后5簡書寫的是占測文字,分別說明以此五個時段行事的吉兇。所占之事有請謁、見人、出行、囚系、得病、生子、亡人等,都是《日書》等古代選擇書中常見的占測事項。
 
24.東海尹灣漢簡《行道吉兇》
該簡冊共由16枚簡組成,簡長23厘米,寬0.4厘米。原有書題,“行道吉兇”抄寫在第一簡簡端。第2至11簡分六欄抄寫,列出六十干支表并在每個干支下面注明幾陰幾陽及某門;第12至16簡不分欄,抄寫著占斷吉兇的說明文字,說明出行時得到不同數量的陰、陽和得其門或不得其門而會出現的不同的吉兇情況。
 
 
丁、蓍龜
“蓍”指蓍草,“龜”指龜甲,都是古代用來卜筮的工具。筮用蓍草,卜用龜甲。這兩種占卜的起源都很古老,僅以現有的考古發現來看,至少可以追溯到殷商時期。《漢書·藝文志》云:“蓍龜者,圣人之所以用也。《書》曰‘女則有大疑,謀及卜筮’,《易》曰‘定天下之吉兇,成天下之亹亹者,莫善于蓍龜’,是故君子將有為也,將有行也,問焉而有言,其受命也如向,無有遠近幽深,遂知來物。非天下之至精,其孰能與于此!及至衰世,解于齋戒,而屢煩卜筮,神明不應。故筮瀆不告,《易》以為忌,龜厭不告,《詩》以為刺。”
從目前出土的簡帛文獻來看,此類書籍發現的不是很多,主要有如下三種。
1.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《卜書》
該書內容目前尚未公布,僅見李零《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》一書中有簡單介紹。原無書題,內容與《史記·龜策列傳》的某些描述相似。其它不得而知。
 
 
 
2.江陵王家臺秦簡《歸藏》
目前該簡冊內容尚未公布。據《江陵王家臺15號秦墓》及李家浩《王家臺秦簡“易占”為〈歸藏〉考》介紹,(40)[5]共有394枚簡。“易占”的格式十分程式化,每條卦辭之前是卦畫,原文都是以“”表示陽爻,以“∧”或“八”表示陰爻,每卦六爻。可辨識的卦畫約50余個。卦畫之后是“卦名曰”,“卦名曰”之后的文字都是以“昔者”開頭,記歷史上“某人卜某事,而殳占某人”,然后記“某人占之曰”及判斷吉兇的占辭。占辭之后是繇辭。其中有些卦畫和卦名是重復的,所見卦名與今本《易》及《歸藏》佚文有的相同,有的不同。解
說之辭與今本《易》的象、爻辭都不相同,多采用古史中的占筮之例。其中涉及的古史人物有黃帝、炎帝、穆天子、共王、武王、夸王、羿等,還有羿射日、武王伐殷之事。李家浩先生認為:簡本《歸藏》與傳本《歸藏》的卦名、卦辭有不同之處,是由于它們不是一個系統的傳本的結果。簡本《歸藏》有可能是戰國晚期秦人的抄本,是流傳于南方故楚國地區的一個本子。
 
3.阜陽雙古堆漢簡《周易》
該簡冊出土時嚴重殘損,現存殘片750余枚,計有3119字,其中屬經文的有1110字,屬卜辭的有2009字,經文部分有卦畫五個(大有、要、賁、大過、離),有卦名、爻題、卦辭、爻辭等內容。與傳世《周易》對勘,阜陽簡本《周易》有經文而無傳文,在卦辭與爻辭之后有卜辭,這是傳世本所沒有的。該簡冊的卜辭內容十分廣泛,從與經文相連的殘辭來看,卜辭判斷吉兇休咎禍福與卜辭、爻辭有密切相關。占問的事項有軍旅戰斗、事君伴君、有土之君、益土、人君聚斂、食稅、商賈贏利等。(41)[6]劉樂賢先生認為:從殘存文字分析,其每一項應該包括卦畫、卦名、卦辭、爻辭、卜辭等內容。卦辭、爻辭后面有卜辭,則為它本《周易》所無,這是簡本《周易》屬于數術《易》的顯著標志。(42)
 
 
戊、雜占
《漢書·藝文志》云:“雜占者,紀百事之象,候善惡之征。”從所著錄的書籍來看,這類內容比較復雜,似可歸納為:占夢、占嚏、占耳嗚、禱祠祈禳、候歲術和相土、相蠶術等。這些內容基本上是關于人的生理、心理現象的占卜活動,屬于巫術一類。
在出土簡帛文獻中,與此類書籍有關的主要有:
 
1.睡虎地秦簡《日書·夢》
2.江陵王家臺秦簡《日書·夢占》
3.居延漢簡占嚏耳鳴書
4.睡虎地秦簡《日書·詰咎》
5.馬王堆帛書《太一將行圖》(亦有學者稱《避兵圖》)
6.江陵望山楚墓卜筮祭禱簡
7.荊門包山楚墓卜筮祭禱簡
8.江陵天星觀楚墓卜筮祭禱簡
9.江陵秦家咀楚墓卜筮祭禱簡
10.新蔡平夜君成墓卜筮祭禱簡
11.馬王堆帛書《木人占》
 
在出土文獻中,專門的占夢書籍目前尚未發現,但有關此類內容的有的是包含在別的書中的,如上列睡虎地秦簡《日書》和王家臺秦簡《日書》中的《夢》篇就是有關占夢的內容。睡虎地《日書》中占夢的內容是講如果做了惡夢,醒來后要披發西北向而坐,向一個名叫宛奇(食夢之神,《續漢書》作“伯奇”)祝告,求除惡夢。占嚏耳鳴的內容,在居延漢簡中曾發現一些散簡,香港中文大學饒宗頤先生曾撰文進行過考證。(4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7]
厭劾類文獻有睡虎地《日書》甲種內的《詰咎》篇,該篇記述了鬼、怪、神、妖危害人的各種表現和人如何防治、驅除鬼神的不同方法,與《漢書·藝文志》中著錄的《變怪誥(詰)咎》性質相近。馬王堆帛書《太一將行圖》圖文并茂,帛幅的正面上部彩繪著一位主神,周圍還畫有雨師、雷公等圖象和題記,陳松長先生認為《太一將行圖》是辟風雨、水旱、兵革、饑饉、疾疫用的厭劾類文獻。(44)李零先生認為該圖是以太一神、四個武弟子和三龍的圖像避兵,他認為應是中國早期的符篆。(45)
祈禳類文獻,上列望山、包山、天星觀、秦家咀、新蔡出土的卜筮祭禱簡都屬此類。
望山簡卜筮祭禱之辭的格式,通常是先記卜筮的時間,后記卜筮的工具,再記所問事項與卜筮的結果,最后還要記為墓主求福去疾的許多祭禱的措施。(46)卜筮的內容有出入侍王、墓主的仕進、疾病的兇吉;祭禱的對象有柬大王(楚簡王)、圣王(楚聲王)、●(邵+心)王(楚悼王)等楚國先王、先君及后土、司命、大水(大江之神)、山川等鬼神。
包山卜筮祭禱簡共有54枚,可分為26組,內容皆是為墓主貞問吉兇禍福、請求鬼神與先人賜福、保佑。(47)卜筮類簡一般包括前辭、命辭、占辭、禱辭和第二次占辭等內容。祭禱簡一般分作前辭和禱辭兩部分,前辭包括舉行祭禱的時間和祭禱人,祭禱的對象主要有神祗、山川、星辰及墓主人的遠祖和近祖。
天星觀簡大部分是墓主人卜筮的記錄,少部分是關于祭祀的內容。(48)卜筮內容主要包括墓主貞問“侍王”是否順利、貞問憂患、疾病的吉兇、貞問遷居新室前途如何等。卜筮之辭的格式一般是先記年月日(也有一類不記年月日),再記占卜工具和所問事項及占卜結果。禱告的祖先有卓公、惠公。祭禱的鬼神有司馬、司禍、地宇、君、大水、東城夫人等。有的簡文在句末或句中還記錄了卜筮的卦象。 
 秦家咀共發掘了三座楚墓。1號墓出土7枚簡,內容是“祈福于王父”之類的卜筮祭禱之辭。13號墓出土18枚簡,內容也是卜筮祭禱之辭。99號墓出土16枚簡,其中有一部分內容是“貞之吉,無咎”之類的卜筮祈禱之辭,另一部分為遣策。(49)
蔡平夜君成墓卜筮祈禱簡的內容約可分為三種:第一種是墓主人生前的占卜祭禱記錄,內容主要是以求問病情為主,簡文格式與包山簡相似,也是由前辭、命辭、占辭等部分組成。第二種是“小臣成”(即墓主人平夜君成)自己祈禱的記錄。第三種是與祭禱有關的記錄,不見占卜,內容簡單,格式統一,而且竹簡很短,以前發現不多。(50)
馬王堆帛書《木人占》目前尚未發表。據陳松長先生介紹:其內容分上下兩部分排列,上面一部開篇就繪有9行99個不規則的圖形,這些圖形以方形為主,間有變形的匡形、梯形、三角形、井字形、十字形等,每個圖形內都有少則1字、多則8字的文字注釋,大都是吉、大吉、大兇、小兇、不吉等有關吉兇的一般占測語。這些圖形左側下面分別寫有59行占語,占語的內容大都是占測方位吉兇的。在圖形的下方列有20多行關于方位占測的詮釋語。該書原無書題,在繪有方形、梯形、三角形等圖形的帛上有“舉木人作占驗”的文字,因此整理組將其定名為“木人占”。(5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8]
 
 
已、形法
《漢書·藝文志》云:“形法者,大舉九州之勢以立城郭室舍形,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、器物之形容,以求其聲氣貴賤吉兇。猶律有長短而各征其聲,非有鬼神,數自然也。然形與氣相首尾,亦有有其形而無其氣、有其氣而無其形,此精微之獨異也。”從著錄的書目來看,“形法”是古代相術類書籍的總稱,主要是以相地形、相宅墓,即以后世所謂看風水的書籍為主,也包括一些相人畜、相器物的書籍。
在出土簡帛文獻中,有關“形法”的書籍也出土了一些,但數量不是很多,有些則是包含在相關的書中,如“相人”的內容也見于上述雜占類中《木人占》里,“相宅”也見于上述五行類中九店和睡虎地《日書》里等。相六畜、相器物之書在出土簡帛文獻中有如下幾種:
 
1.馬王堆帛書《相馬經》
2.銀雀山漢簡《相狗方》
3.阜陽雙古堆漢簡《相狗》
4.敦煌懸泉置漢簡《相馬經》
5.敦煌漢簡《相馬法》
6.居延破城子漢簡《相寶劍刀》冊
 
馬王堆帛書《相馬經》現存5200余字,原無書題,“相馬經”是整理組根據內容所定。其內容可分為三個部分,第一部分是該書的經文,主要是講馬的眼部的相術;第二部分是該書的傳文,是對“經”的大意、精要進行綜合歸納、尋繹發揮的文字;第三部分是“故訓”,也是對經文的訓解。大部分內容是馬頭部位的相法,相眼尤為細致,其次是四肢的大體相法。該書與相關的傳世文獻不論在內容和文體上都出入很大,文體類似于賦,從文中提到南山、漢水、江水等跡象來看,有可能是戰國時代楚人的作品。
銀雀山漢簡《相狗方》共存20枚殘簡,目前尚未發表整理結果,據已發表的《銀雀山漢簡釋文》來看,該相術涉及到狗的頭、目、肩、腳、頸、膝、臀、毛等,以及狗的起臥姿勢,可能是根據上述部位等來預測狗的優劣等。該書原有書題,“相狗方”抄寫在0242簡簡端,“相”上有黑圓點(·)書名標識符號。 阜陽漢簡《相狗》(52)、敦煌漢簡《相馬經》、《相馬法》(53)皆因出土時簡文殘損嚴重而不能窺其原貌。阜陽簡中涉及有“善走”的內容較多。敦煌《相馬經》目前尚未發表整理結果。《相馬法》僅存一簡37字,其內容與《齊民要術》引《相馬五藏法》和《太平御覽》引《伯樂相馬法》、《馬援相馬法》、《相馬經》等書內容相似。
居延漢簡《相寶劍刀》冊共計有6簡,中間文意似有缺佚。原無書題,“相寶劍刀”是整理者根據簡文內容所定。(54)該簡冊的內容主要是講述了相善劍與敝劍的一些具體標準,書中認為區別善劍和惡劍的關鍵在于劍之“身”、“推處”、“黑堅”、“白堅”、“鋒”等部分是否界線分明、位置得當,以及劍的星、文形狀等。由于文中提到“刀與劍”同等,因此該書內容也適用于相刀。(5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續)


25)李學勤《簡帛佚籍與學術史·〈日書〉與秦楚社會》,臺灣時報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26《關沮秦漢墓簡牘·周家臺30號秦墓簡牘》,中華書局。

 

27)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王明欽《王家臺秦墓竹簡概述》,2000年“新出簡帛國際學術研討會”論文。

28)何雙全《秦漢簡牘論文集·天水放馬灘秦簡〈日書》考述》,甘肅人民出版社。

29)陳松長《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藏簡牘》,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,2001年。

30)《張家山漢簡概述》,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

31)胡平生《阜陽雙古堆漢簡數術書簡論》,《出土文獻研究》第4輯,中華書局。

32)(33)何雙全《漢簡〈日書〉從釋》,《簡牘學研究》第2輯,甘肅人民出版社。

34)張銘洽、王育龍《西安杜陵漢牘〈日書·農事篇〉考釋》,河南南陽2002年漢文化學術研討會論文。

 

35)陳松長《帛書史話》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。

36)、(38)胡平生《阜陽雙古堆漢簡數術書簡論》,《出土文獻研究》第4輯,中華書局。

37)劉樂賢《簡帛數術文獻探論·簡帛數術文獻的分類與研究》,湖北教育出版社。

39)劉樂賢《尹灣漢墓出土數術文獻初探》,《尹灣漢墓簡牘綜論》,科學出版社。

 

40)《江陵王家臺15號秦墓》,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李家浩《王家臺秦簡易占為〈歸藏〉考》,《傳統文化與現代化》1997年第1期。

41)韓志強《阜陽漢簡〈周易〉研究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。胡平生《阜陽漢簡〈周易〉概述》,《簡帛研究》第3輯,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。

42)劉樂賢《簡帛數術文獻探論·簡帛數術文獻的分類與研究》,湖北教育出版社。

43)饒宗頤《居延漢簡數術耳鳴目解》,《大陸雜志》第13卷。

44)陳松長《帛書史話》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。

45)李零《簡帛古書與學術源流·方術類》,三聯書店。

46)《望山楚簡》,中華書局。

47)《包山楚簡》,文物出版社。

48)《江陵天星觀1號楚墓》,《考古學報》1982年第1期。

 

 

49)《江陵秦家咀楚墓發掘簡報》,《江漢考古》1988年第2期。

50)《新蔡葛陵楚墓》,河南大象出版社。《河南新蔡平夜君成墓的發掘》,《文物》2002年第8期。

51)陳松長《帛書史話》,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。

 

上一篇: 嗇夫再考
下一篇: 駢宇騫:出土簡帛書籍分類述略(數術略)(上)

本站承哈佛燕京學社資助    版權所有: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簡帛研究網站      您是本站的第 840814 位訪客
地址:山東省濟南市山大南路27號山東大學文史哲研究院  電話:0531-88364672 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黑龙江时时500